2024-06-14

《竹村韻語剩稿精選》(詞部) 呂小薇
  臨江仙——題畫(一九三二年,於無錫國專)
  
  晝熱日長人漸靜,玉纖團扇微微。
  蕉心未鋪似儂心,搖愁愁不往,天井碧陰陰。
  
  美夢分明醒後憶包養網,夢醒方悟情深。
  爐煙飛散又重凝,兩般都寂寞,一樣杳難尋。
  
  
  菩薩蠻(一九三四年秋,與盧沅,周振甫,吳德明等同窗五六人,
  遊吳淞野宴。諸君各攜酒肴,為餘餞別也。醉成三闋,今但記其二矣。)
  
  故情面似攔江石,欲攔江水如留客。莫道水有情,請聽哭泣聲。
  為君浮年夜白,邀共中天月。一樣潔秋空,明宵同不同?(越日即行)
  
  勸君莫問今何夕,潮痕早沒沙岸血。殘壘在西邊,災民繞暮煙。
  霓虹燈似霧,歌媚“毛毛雨”。誰唱年夜刀環?長城山外山。(時指認
  淞滬抗戰遺址,國是蒼莽,共起唏噓)
  
  
  金縷曲(一九三六年七夕前,應衡九約,遊蘇州天平山。觀山
  前所謂“萬笏朝天”者。既而獨上覓吳王臺,遠矚太湖天際。衡九以
  病後心悸未登。下,共謁萬松林范墓 。回作〈金縷曲〉二闋,以紀茲
  遊相許盟心之約。稿久流失,僅記兩首之殘,合為一詞,以存永念。一
  九八七年邁薇包養金額追記)
  
  昨夜山靈語,道蘇州、天平幽勝,待小薇往。曉起馳輪三百裡,
  驚破空山煙霧。便謝卻、人世塵土。怪石嶒崚森萬戟,甚朝天玉
  版奴媚主!望列陣,刑天舞。
  
  吳宮廢址今何許?上荒臺、渺然四顧,涼生袂舉。目極滄浪懸
  一棹,記著盟心爾汝。肯閑誓、明朝牛女?夭矯龍蛇影外路,共
  斯人憂樂邁千古。同下拜,松間墓。
  
  
  長相思 一九三六年
  
  聚無情,別無情,夢裡吳山點點青。怎樣夢易醒?
  風滿庭,月滿庭,花影人愁望不清。階前冷漸生。
  
  
  蝶戀花——南橋送別衡九(一九三七年頭春)
  
  高低桑林行客路,車過灣兒,便似海角阻。
  隻有離情遮不住,山山川水和他往。
  
  回顧回頭碧雲斜日暮,獨自回來,此恨知何數!
  融雪簷頭聲似雨,斷腸都在無人處。
  
  
  清平樂——往泰和水程,又是一番播遷(一九三八年)
  
  蘆灘見玲妃子軒高靠背,迅速站起來,解釋說:“靈飛,不,不是這樣的,我和她,,,,,,”風過,系定船猶簸。
  水上冷星搖幾個,露下長天似涴。
  
  隔汀閃動漁燈,依稀笑語收罾。
  禁得凌波悄坐,明朝仍是征程。
  
  
  賀新涼——避寇泰和,病中兩得晴梅館(孫伯亮)自滬
  來書,譜此寄答(一九四0年)
  
  蒼茫西風裡,卻誰知、面前風物,關山萬裡。猶是江南行吟客,
  暗數海角知已。嘆凋落、而今餘幾?一包養紙殷勤憑慰藉,兩三行
  抵得盈千字。愁與恨、都勾起。
  
  病中情緒原難理,又怎禁、經春歷夏,肌銷神萎。親槨未埋丙舍
  寒,哀徹逃亡心肺。想魂魄、看兒回祭。有弟已兮存亡盡,任迷
  途後出血也撒手人寰。在山上迷信的人,也不知道是那個無知的傲慢,無辜的年輕不返慚人姊。書至此、肝腸碎。
  
  包養女人
  歷歷昔時事,憑一腔、女兒情性,多慚名士。肯與浮生隨俯仰,
  自有文章相慰。更默認、兩心相倚。薄海同仇狼煙急,向中廚
  瑣屑米鹽計。強歡笑、承菽水。
  
  西江地濕多魑魅,更何堪、家鄉沉溺墮落,旅人憔悴。沖弱繞床呼阿
  母,未解娘心悲甜心花園喜。但小手、為娘拭淚。窗外蕭蕭黃葉墜,想晚
  來風緊秋深矣。擁衾枕、難成睡。
  
  
  昨又音書至,喜竟然、逋仙本日,梅妻鶴子。孤館春冷渾似夢,
  為問昔時處士:應不再、清愁滿紙。好把麟兒娛白發,算人世福
  庇無逾此。遠羨汝、淚盈眥。
  
  原知海上居非易,幸吾兄、中年漸定,詼諧酬世。腸暖未妨雙眼
  寒,笑望海樓蜃市。要堅信、河清能俟!十裡梁溪偕隱地,倘回
  來有約君須記。常置酒、邀相醉。
  
  
  菩薩蠻
  
  白蘋噴鼻送西江水,烏篷夢斷離鸞淚。紅豆早拋殘,霜風變酒顏。
  
  迢迢千裡路,慣瞭海角住。莫漫憶江南,吳山眉黛冷。
  
  
  沁園春——殘荷寄示鷗客
  
  記得年時,低擁綠雲,凈植清漣。正垂鬟嬌小,照妝閑雅;隻曾自
  許,肯為人妍?明鏡窺來,幽香浮往,消受碧湖風月煙。多情誤、
  忽邂逅傾蓋,不絕繾綣。
  
  小巧七竅心坎,便折斷情根絲也牽。奈韶光似水,乍胎黃子;西風
  如拂,漸落朱顏。欲問棲鷗,舊盟何似?別有蘋花正不幸。黯然處、
  滿銀塘靜靜,玉露涓涓。
  
  
  曲遊春——詠燕(一九四0年)
  
  掠水初來也,正飛花亂絮,春往如翼。渡陌穿簾,遍海角、那更芳菲
  時節?待與重新說,應怊悵、江南動靜。怎新巢挈侶將雛,忘瞭舊傢
  景物?
  
  曾憶,海塵揚劫。有盈野災民,深樹啼鴂。卷地罡風,但樓空泥落,
  磯荒江咽。千古恨難雪!羞再繞、垂楊競腰折。剩呢喃、對訴興亡,
  還驚羈客。
  
  
  清平樂——偶經吳品今傢,吳匹儔相邀小飲而回
  
  碧雲流水,相值渾無心。內疚高廬人倒屣,別後還扶殘醉。
  
  還扶殘醉回來,鳥魚莫漫相猜。自力小橋垂手,白蓮隻向風開。
  
  
  南鄉子——為包養俱樂部人題冷鴉營巢圖包養
  
  高手寫霜翎,紙上蕭蕭風葉聲。
  莫道冷條棲不得,運營,要與嚴冬作奮鬥。
  
  協力共扶傾,幾多盤空後輩兵。
  夕陽枝頭叫啞啞,巢成,想見林梢春意生。
  
  
  包養網蝶戀花——永舊書所見,寄九(一九四一年)
  
  光腳溪頭誰氏女?折瞭垂楊,亂打雙鳧侶。
  陌上少年招喚處,嗔眉又作盈盈顧。
  
  眼下韶光渾若許,景物江南,人是西江旅。
  拂耳溪風吹碧樹,可能吹得相思往?
  
  
  江城子——從朱有騫師長教師乞菊
  
  金風抽豐秋雨在海角,響冷笳、亂飛鴉。便下重簾,秋思也難遮。
  繞宅黃蘆與苦竹,誰伴我、醉流霞?
  
  南山聞道有人傢,短籬叉、滿黃花。為問陶公、可許乞仙葩?
  待折一枝相望取,清影、共窗紗。
  
  
  雪獅兒——殘菊寄逸人(癸未之秋,餘避寇澄江,得逸人
  來書,稱已自滬潛歸故裡,執教鄉校。黌舍性子純粹,想不至見疑
  雲。逸人父女風骨,餘所深知,因見階前殘菊猶花,遂賦此卻寄)
  
  階蟲繞砌,井梧飄瓦,園林非昨。人往秋空,剩不足英籬角。縱成
  蕭索,也不似春華寥落。西風裡、絕自欹殘,肯移金屋。
  
  回夢長天寥廓,問折腰何事,思量便惡!寂寞柴桑,忍吊傢山猿鶴。
  征懷難托,隻囑咐與伊記取:羅袖薄,好伴此花幽獨!
  
 包養網評價 
  阮郎回——逢李步青學長泰和敘舊志感
  
  湖闌離宴落日時,風高蟬掩嘶。座中狂客是蛾眉,歌殘楊柳枝。
  
  山歷歷、水依依,都來供夢思。新亭涕淚更誰揮?邂逅包養甜心網愁鬢絲。
 玩音樂,偶爾開懷大笑。 
  
  虞麗人*送別衡九往贛州(一九四三年四月三日)
  
  輕帆一往添惆悵,不忍凝情看。
  東風何事綠垂楊?牽惹江邊離緒一般長。
  
  分明記得前宵醉,說絕心中事。
  不開了。幸寂寞少年場,烏鬢青衫能共幾斜陽。
  
  
  蝶戀花——戲贈鷗客(1)一九四三年
  
  出手黃 百萬(2),冰炭人腸,都逐飄蓬轉。
  作繭情絲還怕短,螺杯都為斟愁滿。
  
  回顧回頭江南芳草岸,一水盈盈,曾照風花亂。
  人往噴鼻銷春不管,曲痕又向海角浣。
  
  註(1)竹村按:鷗客,衡九昔時自號,衡九嘗心有所屬,以義持躬,
  遂隔秋水,而伊人渾不知也。 (2)借定庵句。
  
  
  醉花陰*題所臨易安居士折菊圖 一九四五年
  
  寂寂垂簾紋似水,簾底人憔悴。
  天井悄成秋,折得黃花,花在西風裡。
  
  詞壇千古真何事,莫慰昔時意。
  小唱太斷魂,寫罷容華,擲筆愴然起。
  
  
  金鏤曲*一九四五年秋,日寇降服佩服後數日,在銀坑驚聞地
  質查詢拜訪所傅徽弟泰和殉難,痛悼成此,並唁令姊舜華。
  
  遁跡千官走,剩荒村、悲涼文物,墨客殉守(1)。夕陽平蕪思舊事,
  濁世人世雞狗。嘆溝壑、吾平易近慣受!忍辱偷生多麼事(2),想刀叢
  橫目嗔餘醜。留碧血、映牛鬥。
  
  論交雁序澄江右,記城郊、年齡佳日,去來杯酒。弱姊心酸誰慰藉?
  白發倚門看久(3)。頻進夢、遊魂知否?爭信人世有此別,痛河清
  不見斯人壽!遠奠處、淚盈袖。
  
  註:(1)所址在泰和水東某村,徽弟時為副主任,恐地質材料流失,
  慨然自任留守。(2)“忍辱”句,蓋原傳被執不屈而死。後見舜華
  於南昌,方知當日軍近水東時,為返救鄰傢老婦,不迭避走,遂及於
  難。乃改“忍辱”句為“從井救人身未惜”。徽弟高安人,青年地質
  學傢,聞曾餐與加入“平易近先”。(3)老母不知死訊,時或夢見,猶自語
  “吾兒何不回來?”
  
  
  蝶戀花*一九四七年傅抱石師長教師畫鋪於南昌,讀師長教師屈原行吟
  圖,遂贈以詞。圖蓋作於重慶抗戰時也。
  
  黯黯少洲洲欲暮,四塞荒雲,疊疊無重數。
  如有人兮臨遙渚,陸離長劍行那邊?
  
  清狖啼空星夜雨,帝魄誰呼?紅淚澆黃土。
  遊目沅湘吟自苦,騷魂畫意耿千古。
  
  
  蝶戀花*一九四九年頭,衡九省親,回自廣州。既而以任職
  之慶豐紡織公司遷港生孩子,玲妃看著彆扭小甜瓜和魯漢,道歉,然後看到期待的顯示佳寧接電話的手機屏幕上。復電催返。當時路況阻塞,隻得繞道
  福州、廈門,再謀航飛。臨往前夜,置酒送別。
 包養網單次 
  簷樹呼風天掉翠,酌酒溫杯,且共冷窗底。
  絮語離愁先萬裡,明朝那邊征衣淚?
  
  衣食男兒無好計,聊復成行,休說心頭愧。
  百歲荊布甘自味,冬天過瞭春來是。
  
  
  慶春來*一四九年頭春 農曆戊子大年節,案頭紅梅怒
  放一枝,晴光掩映,顧盼生姿。天黑,有捉草龍瓜燈喧舞
  於戶外者。欣然制此,以迎新歲。
  
  有一枝紅艷向人開,問酷冷、而今何許?便天海潛移,人世已是,草
  木春為主。亭亭不語。倩符映新顏,迎牛驅鼠。想南旌、早日回來,
  更振起雄城簫鼓。
  
  休說隔簾燈影,不辨包養行情魚龍舞。試聽潮動歡聲,兒童鼓掌爭覷。逝年水
  樣,往則由它往。笑喚橫斜,共春來同住。
  
  
  一叢花*寄答劉子清永新,時永新猶未解放(一九四九年六月)
  
  一番風雨洗江城,笳鼓不曾驚。移巢燕子輕飛往,倘重來、綠暗朱明。
  莫問滄桑,試尋池館,不是舊簾旌。
  
  停雲靄靄正關情,賦就與誰聽?兩三盞酒黃昏裡,料東窗、此意難平。
  保重流光,能消長夜,寄語解濃酲。
  
  
  水調歌頭*摘左派帽後,答舜華自北京來書(一九六二年)
  
  書來風雨夕,百感涕縱橫。四年方寸千裡,彭湃浪潮聲。絕滌肝腸
  垃圾,才他人間涇渭,捽發見蜜意。存亡不足痛,岔路支路思還驚。
  
  轉春風、薰愛日、快新晴。麗人相看京國,魂夢繞江城。遮莫緇塵
  霜鬢,喜望芝蘭玉樹,歲月共崢嶸。天際佇回雁,積愫與同傾。
  
  
  雪獅兒*赴滬回,用前韻又寄逸人(一九六三年)
  
  征鴻回也,海樓倚處,晤言如昨。照舊風神,認取吟箋殘角(1)。幾
  歸思考,早不似荒村籬落。落日好、重插黃花,晚噴鼻盈屋。
  
  四十年來胸廓,喜人世換瞭,風霜任惡。漫漫修途,長念離猿別鶴。心
  魂能托,化萬縷千絲擰著。珍後約,休負井岡山綠。
  
  註(1):逸人以所躲舊作相示。
  
  
  菩薩蠻*讀石竹詞《廬山八詠》,嘆得廬山之神秀,忽憶舊遊。先
  後亦得數闋(存三先一)
  
  《廬山八詠》新詞好,追遊夢繞廬山道。山舞碧羅腰,溪翻雪練條。
  
  霏霏雲瀉瓦,人語白雲罅。斜日驀穿街,飛光照影來。
  
  
  浪淘沙*一九七八年十月,妹丈杭年夜中文系老傳授孫席珍師長教師,
  自黃山餐與加入中國文藝界留念魯迅“你的咖啡主任!”玲妃心臟很生氣,真是糟糕的一天,剛到醫院將幫助這個傢伙他師長教師學術會商會回傢。餘方遊居昭華
  妹居所。時十年歷劫,水利掉修,江湖水源,多生惡臭。住民飲水,
  去去窮索山泉,或以低價搶購挑負者。餘與孫丈皆有茶嗜,乃於破曉
  ,偕甥女登黃龍寺後山,撥叢莽,循蔽徑,覓得金鼓古洞之甘泉,回
  註龍井旗槍之新茗,藉以迎慰塵勞。座間率陳小詞,蓋喜志師長教師年夜會
  講話,力指幫誣,入木三分之不虛此行也。席珍於五四時代,在北年夜
  為魯迅學生,曾掌管北方右翼文聯,時以新體詩就正於魯迅師長教師,魯
  迅及玄同師長教師胥以“詩孩”目之於人。一九八九年,昭妹以詞之舊草
  相示,而席珍師長教師墓木之拱,忽已逾五載矣!庚午秋天竹村老薇追記。
  
  金鼓寂無聲,一洞清泓。玉瓶深汲井旗新,
  酌與黃山回客道:試滌車塵。
  
  斥鹵地餘腥,誰射潮平?“詩孩”老邁氣縱橫。
  猶是彎弓強弩手,況上高岑。
  
  
  南浦月*敬悼歐陽南白叟(1)
  
  誰喚秋魂?廣冷昨夜迎師往。散花有數,應有驂鸞舞。
  
  我恨緣遲,一壁成千古!邂逅否?寄聲詩嫗,腸斷城西路。
  
  註(1):白叟精佛法,喧囂持居士業。故交巴怡南,黃承嘏皆與相善。
  餘得承嘏之介,曾偕謁一壁。白叟臥化於中秋之夜,趨瞻遺靈,復緬故
  劍,遂為小詞,以志腹痛。詩嫗,黃承嘏也。
  
  
  慶春來*一九四九年農曆大年節,曾制此曲以迎新歲。今復倚聲以賦
  紅梅,為春節之獻。
  
包養app  三十年春往又春來,問橫斜、幾經風雨?怎忘得韻光,噓冷送熱,百
  萬彤枝舞。心期曾許。薦解縛新姿,微馨一縷。忍斷魂、鵜鴂先叫,
  竟掃卻落紅有數。
  
  應識驛程冰渙,重包養甜心網覓春行路。喜望地轉天歸,明霞更著千樹。疏條老
  矣,還倩臉紅駐。靈鵲梢頭,喚江南詞侶。
  
  
  陌上花*一九八三年春暮,京行方南回,獨對小庭花樹,虛室冷
  灰,思故人存亡之隔,愴然感賦。
  
  孤鴻燕北回來,回也又驚春晚。迎柬誰裁?陌上空歌緩緩。篆噴鼻一炷
  試招魂,奈化輕煙飛散。待吟箋焚與,萬千心事,不可都幻!
  
  換韶光、繞砌花籬草,舞碧飛紅各半。這般黃昏,爭得更勻冷熱!最
  傷懵懂床前別,還道十年相挽(1)。到如今、剩對雕盒冷灰,伴予
  淒惋。
  
  註(1);衡九於病院就瞑前夕,猶忍疾執手,匆匆餘回傢曰“病不妨,
  尚可十年相聚也”
  
  
  水調歌頭*八二年春節後,石公(天行)邀酒,姚老(公騫)命
  詩,與會諸公皆先我紛呈珠玉。餘以則病痃思滯,吟得其半,未敢率
  爾操觚。以負客人盛情也。十二年夜三中全會後,方足成此解,恭錄呈
  政。而衡九乃不獲見其完篇,傷哉!八五年秋追記。
  
  大難經桑海,良會擬噴鼻山。進門水仙照影,簾幕隔餘冷。笑置胸中冰
  炭,來共目前沆瀣,銀膾薦春盤。應有高吟客,醉墨寫清歡。
  
  公所思,地之北,天之南。包養搴芳蘸淥心事,俯仰拾才難。十載江潮來
  往,吹下春風萬裡,欲舞鬢毛斑。佇看掣鯨手,解纜出千帆。
  
  
  水龍吟*留包養金額念母校無錫國粹專修黌舍校長茹經白叟唐武功(字蔚
  芝)師長教師百二十歲生日,並喜聞蠡湖茹掮客念堂復建完工。
  
  尊經閣倚危欄,霜鐘響徹松花墜。彷徨多士,森森曾仰,百年空翠。
  鹿洞遺規,桐城餘韻,蕓編味道。隻驚心包養甜心網塵海,飛鳶突豕,怎安得、
  弦歌地!
  
  偉論《儒行》還記(1),對刀叢、真儒浩氣(2)。典範長在,江南
  一老,人師千紀。禹甸重光,鱣堂新采,悠悠雲水。想白頭遊夏,春
  風心事,更穠桃李(3)。
  
  註:(1)師講《禮記年夜義》,謂生平最喜讀《儒行》。
  (2)失守時,師病居滬,雜色以死拒敵偽之誘出。
  (3)解放後,國專與滬校,並進江蘇年夜學文學院。聞王蘧常、
  錢仲聯等師長教師。執蘇滬,有復校之議。
  
  
  玉樓春*首屆西席節抒情(一九八五年)
  
  軒轅自古文化治。教養隆敷師保氏。東風馬帳艷傳經,夜雪程門尊問字。
  
  百年誰復甘粗糲,令節於今揚志氣。燭凝紅蕊平生心,雨浥芳林千古事。
  
  
  百字令*讀《銅弦詞》為鉛山蔣士銓二百年祭
  
  高秋盛集,把清樽共酹,信江詞魄。遺響風雷空皕載,孤鳳(1)平生曾
  厄。百折黃流,千尋赤壁,怪底漂蕩咽。銅弦水調,其中似聞動靜。
  
  山河異代藻思,起君應包養網恨,生不同本日。白發青顏來萬裡,翔翥鵝湖秋
  翮。丘壑煙雲,風流壇坫,更樹千秋業。詞人去矣,為君啜醨揚粕。
  
  註(1):時人稱蔣為孤鳳凰。
  
  
  清平樂*敬題張功甫師長教師遺畫
  張功甫師長教師,故為江西瓷畫名傢,抗戰中身陷故裡淪區,不願受敵
  偽協迫,泄露所知義兵動靜,竟投赴清流,為杜株連而殉國難。數十年
  來,師長教師亮節,但口授鄉井野老間。成功後,傢屬外回,搜啟塵篋,於
  爛縑廢楮中,僅完存小幅遺繪數紙包養網。嗣孫張鴻,舉以相示,但見雲水淒
  曠,山寺蕭寂,不簽字,無題識,想見畫傢昔時殘山剩水之包養網悲;而筆力
  清拔,特具風骨,如其情哉!如其人哉!爰奉短吟,以志長慕。一九八
  九年毗陵呂小薇謹序
  
  山河一片,樓觀重門掩。一字無題人不見,淚墨劫塵猶泫。
  
  炎黃拾掇腥膻,傢園絕掃荒冷。保重圖畫遺址,冰心長照人世。
  
 包養一個月價錢 
  八聲甘州*平易近盟四十周年,追懷江西盟前輩漆裕先同道
  
  記昔時識面古青原,桃李植荒山(1)。對晨鐘學校,聽君讜論,醒我沉
  酣。為說重關豺狼,膏血幫兇殷。一葉西風下,恨繞江南。
  
  誰勵嶒崚健骨?有梅花贈幅,義士遺函(2)。慣經身煉獄,存亡等閑望。
  隻中華、興亡在念,爭平易近主、浪湧赤旗還。吾盟史、西江一頁,濡淚寫
  心丹。
  
  註:(1)抗克服利後,餘在吉安青原山前國立十三中任教,與漆同事。
  (2)抗戰期間,裕先同道數以思惟左傾被捕。在馬傢洲集中營時,廖承
  志同道在囚,曾以所畫梅花小幅贈之,上書文信國包養管道“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歷史”之句。又有義士所托遺函,解放後悉捐贈義士博物館。
  
  
  虞麗人*看月
  
  垂髫舷倚江南月,愁照爺頭雪。
  芳華離亂月明中,狼煙迷漫怒浪撼江篷。
  
  丁壯思繞溝邊樹(1),月淡貍牲舞。
  老年末年孤影立霜梧,相看亭亭心影鑒冰壺。
  
  註(1):文革前期,江西師范年夜學改稱井岡山年夜學遷校於井岡山溝邊
  辦學。餘曾在溝邊園林場勞動。
  
  
  憶江南*一九九0年十月十九夜,重讀魯迅師長教師《野草》數頁,
  吟此記念師長教師去世五十周圍年
  
  (1)詩人口,年夜笑復長吟。歡樂腐亡成已往,
  證知性命繼來今。野草自芳馨。
  
  (2)詩人淚,曾抹小紅花。灼灼於今萬萬朵,
  仰望雙棗鐵杈丫,風雨怎搖它!
  
  (3)詩人愛,記奠小青蟲。赴火身投光一閃,
  敲窗聲破戶千封。鬼眼閃秋空。
  
  
  一斛珠*題胡敬修師長教師葡萄畫幅
  
  碧天翠幄,十年胼胝拓荒漠。龍須觸舞珠千斛,腕底圓勻,活色生噴鼻幅。
  
  西風白露始凝酪,摘青隱笑兒童嚼(1)。不如指與繪圖望,掛紫堆晶,
  耐等登盤熟。
  
  註(1):小庭植葡萄樹,果方看重,即為鄰童偷嚼往。隔窗見其忍酸縮
  肩,為之一笑。
  
  
  鶯啼序*茶詞
  餘幼習茗飲,老而益好。蓋秉自祖母、老父陶冶,然實未嫻此道。今
  承《農業考古*中國茶文明》編纂部來索茶詞,遂為此調。稍存親朋聚散
  之(左豎心右宗),今昔品遊之味。顧自慚譾劣無文,又不欲嚴持故律,面,更髒的心。”他們是對的。我是一個非常醜陋的人。我應該去地獄。”。但
  謹以俟方傢之教正,何敢副平易近族文明,海陸交換之看哉!毗陵呂小薇謹志
  於一九九一年書窗茶案邊
  
  兒時紫藤院落,博重闈歡笑。千裡致、陽羨春芽,解封便說噴鼻繞。陶壺
  沸、招孫試品,嬌癡哪辨旗槍好。但指呼:“棗棗梨梨,唐詩背瞭。”
  (1)
  
  笠澤移傢,錫山負笈,念投閑親老。倚門看、喜見兒回,滌塵先瀹靈草。
  奉慧泉、旨甘小甕;泛明月、興添輕棹。聽叩舷、七碗泠泠,驚飛沙鳥。
  (2)
  
  八年離亂,旅食西江,書空咄懷抱。天杪客,居偏僻野,堂異“回來”,
  任慣分攜,可堪吟嘯!茗邊醒醉,燈前包養抒懣,時艱蒿目清談少。註一甌、
  絕對雞聲曉。臨行吩咐:巖茶珍裹提囊,好伴綿綿長道。(3)
  
  匡廬雪褪,龍井溪喧,更武夷春早。采茶調、聲流雲表。嘉荈叢中,曙
  霞光裡,紅妝窈窕。筠籠素手,頭尖摘遍,揉青、焙綠、研膏往,把相
  思、賦予郎精炒。飄然鴻漸傳經,海渡山逾,作和平禱。(4)
  
  附本領註:(1)平易近國七八年餘三、四歲間,在北京居所,每依祖母膝,
  飲家鄉常州所寄新茶,背唐詩、索果脯,得祖母歡笑,景象仿佛可憶。
  陽羨,今江蘇宜興縣,舊屬常州府治。陽羨貢山(今名茶山)綠茶,
  自唐以來,著名於世。宋沈括《夢溪筆談》許為下品。
  (2)餘就讀無錫國粹專修黌舍時,老親賦閑,城居不易,移住外傢雪
  堰橋竹園頭(村)。地濱太湖(太湖古有笠澤之名先君嘗自號笠澤漁父
  ),假期回省,老父多親瀹佳茗相餉。一九三一夏,餘汲惠山第二泉水
  回以奉親,父極喜。挽小舅、借篷船,沽酒煮茗,泛船於湖港河汊間。
  是夕,父興豪甚,既薄醉,擊節為誦盧仝七碗風生之作,至末章,聲情
  轉激越激昂大方,岸邊宿鳥,為之驚飛。
  (3)抗戰間,餘匹儔流寓西江,書箱蕩然,舊業都廢。山居土屋,烽
  火頻遷血液成倍新增。。且迫於生計,每多睽隔。觀看時艱,皆難免書空咄咄之嘆。
  然偶得山茶好葉,雖無趙(明誠)李(易安)回來堂賭書潑茗之娛,而
  一甌絕對,賴以解酲析憂,相堅雞叫待旦之看。每當之子出行,亦當珍
  裹茶笥馀躲,以潤遙道。
  (4)末片記近年經遊產茶勝地,茶農制茶之見聞,於茶業之興,茶鄉
  之樂,留得一瞥印象。采青、焙綠、研膏皆制茶工序。采茶多為女工,
  制茶多出男手。制茶工藝中,以手炒最恃精技。鴻漸,唐陸羽字,著
  《茶經》,為我國第一部論茶專著,早播傳於包養網海內外,引是為結,以
  見吾華茶文明之世界影響。
  
  
  水龍吟*傢祭詞
  噴鼻港包養價格歸回,賦此奠告衡九。藉申君昔年羈旅匹夫,恥喪領土之思。
  而今賴一國兩制之宏籌,完成主權光復之遺看。喜涕交並,不絕詠言!
  
  昔君孤寄南嶠,稻粱遠啄嗟謀苦。書來包養網站嘗共,百年深恥,懷今吊古。血
  沒潮頭,汗澆沙咀,竟非吾土!恨蠶食鸇攫,交相轔轢,痛不絕、珠沉
  處!
  
  肯信炎黃雌伏?看洪波、紅旗招舞。奮回卅載,澹臺桃李,勤栽風雨。
  (1)剩故意魂,念縈海陸,佇收芳嶼。告目前、橋駕黿鼉,(2)合
  浦珠還知否?
  
  註:(1)衡九於一九四九年末,辭噴鼻港工場職回陸,為教育事業兩頰淚水舔去。這樣的行為是否舒適,在白烟的蔓延,他們親切地耳鬢廝磨,如包養網單次逾三
  十載,辦事於南昌第二中學,校內舊有年齡時孔後輩子澹臺滅明遺跡。
  (2)唐詩人劉禹錫《踏潮包養意思歌》“屯門積日無歸飆,滄波不回成踏潮。
  轟如鞭石屹且搖,亙空欲駕黿鼉橋”。
  
  
  

包養故事

打賞

0
點贊

包養

包養網
長期包養

主帖得到的海角分:0

舉報 |

樓主
| 埋紅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